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08-3118

科沃园

科沃园 知识产权科技板挂牌 企业代码: 230027

科沃园-国家工商总局认证

近2亿人“云办公”,软件跟得上吗?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20.02.24

2003年,非典疫情为电商与数字化消费的突破式发展埋下了伏笔;而今,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远程办公与企业数字化管理似乎也迎来了一个跳跃式推进的窗口期。据相关统计数据,2月3日,年后部分企业开工的第一天,全国有近2亿人开启了“云办公”模式,而在2019年,国内实行远程办公的人数仅约为530万人。疫情当前的责任分担、复工复产下激增的用户需求,给远程协同办公软件的开发端带来不小压力,却也成为这类协同办公产品提升品牌影响力、触达大量新用户、留存转为长期用户的利好机遇。同时,企业的数字化管理工作也有望在“被动磨合”的要求下进行更多的主动性探索,远程办公或可成为国内企业常态化的综合运作模式之一。

 

站在复工复产的前哨

 

“在加强疫情严防严控、逐步复工复产的要求下,信息收集是政务工作的重点环节,排查各街道外来人口、追踪更新人员健康信息、盘点医疗生活物资储备、落实慈善资金捐助动向等,对于远程文档协作均有着较为迫切的需求,召开远程紧急会议也是常见场景之一。”记者在问询了多位区、街道公务人员后,收到这样的反馈。这些远程办公需求都比较集中地指向了文档协作和视频会议产品,也使得此类协同办公产品成为开发端运维升级的重点。

 

1月24日是大年三十,面对疫情之下愈发紧迫的应急指挥和工作部署会议需求,腾讯旗下远程会议产品腾讯会议当即面向所有用户免费开放100人会议功能。春节期间,腾讯会议团队全员就位,提供24小时在线服务,大年初二即已将会议功能升级扩容至300人不限时会议。腾讯旗下文档协作产品腾讯文档免费开放会员功能,同时根据各类疫情信息统计需求进行了针对性升级,包括上线多套疫情信息统计模板、将单个收集表格填写人数扩容至7000个、将同时在线编辑人数提升至200人等。金山办公旗下金山文档同样做出了类似的功能升级,团队实时监测用户数据增长情况,以及时扩展服务器和相关设备。

 

随着大面积复工潮的来临,面对更加复杂的业务场景与办公需求,企业希望借助远程协同办公产品实现工作流程的有效督促与管理,能够覆盖考勤打卡、任务管理、即时沟通、视频会议、文档协作等多个工作环节及场景的综合性协同办公产品因此备受青睐。目前在国内市场上,这类代表性产品主要有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其中,钉钉是阿里巴巴于2015年推出的企业协同产品,目前已拥有超过1000万的企业用户;企业微信是腾讯于2016年推出的产品,在2019年年底正式接入微信生态;飞书则是字节跳动的内生工具,先于海外上线后,才在2019年年底以“飞书”之名登陆国内市场。

 

产品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钉钉面向所有企业用户免费开放了全套“在家办公”系统,并且紧急开发了“员工健康”功能,帮助企业进行在线化、数字化健康管理,实现员工健康关怀、疫情控管理。企业微信对“在线会议”功能和“紧急通知”功能做出升级,并上线“群直播”功能,同时推出“在线问诊”,允许医院为其医生配置二维码发布在医院公众号等渠道,让患者可以通过微信扫码添加医生进行在线问诊。飞书同样面向所有用户免费开放了商业版全套服务,并紧急开发了健康管理服务,飞书特别提及,凡在疫情期间申请注册的湖北地区医院、学校和公益组织,以及全国中小企业和疫情防控组织,可获得商业版3年免费使用权。

 

站在全国复工复产的“前哨”,远程协同办公产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与机遇,在各项工作的开展都需要“抢时间”的当下,远程协同办公的保障性服务不曾落下。

 

探寻长足发展的可能

 

全民远程办公的体验已有一段时间,体验之下却悄然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种感受:一种是“如鱼得水”,认为远程办公满足了员工的弹性工作需求,远程化在要求团队提升沟通频率的同时进而提升了工作效率,远程协同办公产品也有了更丰富的选择;另一种则是“焦头烂额”,除去远程操作的不熟悉等自身因素,企业对于工作进程的高度管控使得协同办公产品成为时时刻刻的监督工具,令不少人感到线上办公比线下办公还疲惫。

 

正如电商在非典疫情期间获得用户认可,仍历经多年才铸就大业一样,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更多是为大众提供了了解远程办公、接触协同办公产品的机会,极大程度上压缩了企业远程协同办公获得广泛认知的时间。当疫情防控迎来拐点、社会生产秩序逐渐恢复,“被动选择”或“主动尝鲜”的用户很可能回流线下,如何进行后续部署、实现用户留存和付费转化,则成为远程协同办公产品长足发展、进而推进企业数字化管理的关键。

 

面对企业数字化服务这项长远命题,钉钉与企业微信已率先探索从产品化思路向平台化思路的转变。阿里巴巴钉钉CEO陈航曾表示,钉钉想做“汽车的通用底盘”,通过开发平台、吸引更多独立软件开发商加入,不断巩固和提升自身“底盘”的延展性,以此为入驻企业提供更好的数字化服务。企业微信则想做企业用户与外部市场的连接器,一方面在企业用户之间搭建联通机制,另一方面为企业用户提供直接触达个人用户的机会,这种理念类似于公众号和小程序,企业用户可以自行在企业微信提供的平台上搭建工具包与生态体系。飞书在这条赛道上的表现则较为保守,目前仍以不断精进产品功能、培养企业用户的工具依赖度为主要方向。

 

远程协同办公与不同行业的适配度也是一个苛刻的问题。钉钉和企业微信为地方教育系统提供的“停课不停学”线上教学支持,没想到引来了小学生用户的强烈反弹,大批小学生涌入应用商店给钉钉和企业微信打了一星评分,平台方只能无奈地调侃一句“各位少侠,跪求五星一次性付清”。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徐思彦表示,这说明,面对协同办公产品与部分行业的匹配难题,除了开放平台、搭建生态、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外,还要能够跳脱出固有的产品功能框架,寻找新的行业结合点。

 

“事实上,远程协同办公不仅仅是生产工具从‘固定化’向‘移动化’的转变,还涉及到生产动力从‘监管压力’转为‘自我驱动’、生产关系从‘雇佣’转为‘合作’等一系列变化,如果仅凭协同办公产品迭代拉新,不能实现包括协同意识、管理机制在内的整体性推进,远程办公的推进效果将大打折扣。”徐思彦说道。(李杨芳)

 

【相关推荐】

咨询热线

400-008-3118